中国加大网络监管力度

继续翻译一篇老外对我国伟大“系统”的报道。原文为China censors ratchet up Web monitoring

北京(美联社)——起初,当发现自己的博客日志无缘无故的消失时,刘晓原(音译)只是非常愤怒。后来,他决定做一件与他有着同样遭遇的人极少做的事。他决定起诉他的博客服务商。

“每次看到我的日志被删除后,我都感到非常气愤和不平,”名叫刘晓原的43岁北京律师说,“这种做法非常不尊重人。”

刘晓原的遭遇并非个案。对中国1.62亿网民而言,上网冲浪就像穿越障碍训练场,因为有些网站被屏蔽,搜索结果被过滤,还有,帖子动辄消失。

那些关注死刑、腐败以及法制改革等敏感话题的博客日志,比如刘先生的,往往会被关键词过滤系统自动拒绝。有些时候,这些博客日志会被网络公司聘请的审查人员人工删除。

在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的敏感时期,当局就他们认为是潜在政治威胁或者潜在不稳定因素的网络内容,进行比平常更加宽泛地搜索和处理。

“你所看到的这次清理行动是史无前例的,”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中国互联网项目主任肖强(音译)说,“他们强令大多数互动网站歇业,关闭了互联网数据中心。这些措施以前他们没有使用过。”

成千上万的网站,由于运行着网络服务器的互联网数据中心被关闭的原因,在八九月间突然从互联网的世界中消失。在三个城市,有些服务还被暂时隔断,同时,一些交互网站已被关停,直到大会闭幕。

在五年一次的党代会召开前夕,当局严厉打压舆论多少显得不同寻常。

在日益网络化的中国,以前常出现在更自由的香港媒体上的政治流言和各种揣测,现在常源发于中国的网络空间。

在党代会期间,正是评论、揣测和说闲话的大好时机。“谁要上去了?谁要下来了?谁即将退休?谁要进政治局?在互联网时代,失败者并不必然悄无声息地下台。”肖说。

政府已经建成了一个监控的混合体系,包括用软件过滤不合时宜关键词,屏蔽黑名单上的网站。政府的审查人员,也就是网络保姆,上网查找色情、反动和其他非法材料。主要门户网站,比如搜狐、新浪,也自己雇佣审查人员以确保网站内容没有违规。

由剑桥、牛津、哈佛以及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组成的名为开放网络的合作机构说,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对政治网站进行大规模过滤的国家之一。伊朗、缅甸、叙利亚、突尼斯以及越南也对政治性内容进行严格屏蔽。

记者无国界组织在最近的一个报告中说,中国互联网审查体系“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是对网络自由精神的一种侮辱。”

那些不遵守审查命令的商业网站被非难、罚款、强迫解聘犯错的雇员,或者干脆被关闭,这家位于巴黎的国际组织说,还有一套记分系统追踪那些已顺从的网站,如果犯错次数过多,就有吊销营业执照的危险。

为了表示对网络管理的决心,政府将那些在网络上电邮、张贴或者存取政治性敏感内容的人员投入监狱。记者无国界组织说有50名中国“网络异见人士”仍在大牢之中。

专家说,所有这些控制,在网络中不断强化着让大多数网民恐惧和顺从的气氛。

而一旦自我审查失效,“搜狐们将替你进行自我保护,”香港大学新媒体专家丽贝卡·麦金农说道。

刘先生,北京的律师,不想被保护。他试图以违背合同为由起诉搜狐,因为搜狐删除了九篇他的博客日志。

杨蓓(音),搜狐公司发言人,说搜狐公司不对这起诉讼进行评论。

刘先生坚持认为他的日志内容符合搜狐的用户条约,也符合中国法律。他说,相同的内容,他贴到新浪博客上就没事。他并不要求赔偿,只要求搜狐公司恢复他的日志。

八月,一个北京地方法院拒绝受理刘先生的起诉,说没有达到立案标准。他的上诉正在等待北京第一中级法院处理。

尽管在管制之下,中国的网络空间依旧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动态环境,有在线拍卖、电影和音乐下载、巨大的虚拟游戏人口,甚至还有关于社会和政治问题激昂辩论,尽管这些辩论通常是以十分保守的口气进行的。

“你不能说天安门坦克”,肖解释道,“你要说进到城市的拖拉机。你不要说新闻自由,你要说新闻专业主义”。

对这种含蓄谈话的焦虑,很有可能就是数个数据中心上个月被关闭的原因。此举影响了成千上万的小型个人和商业网站,并对几百万其他用户发出警告。数据中心被勒令关闭,只是大会前期大规模净化网络环境行动的一部分。

麦金农说政府看起来有点担心这些被暂时关闭的小网站中会有什么东西会“跳出来击败整个政权”。

就职于中部城市洛阳紫田数据中心的一名员工说,他们公司的网络服务8月23号下线,9月5号恢复。他们接到中国电信的通知说,一些交互网站,比如论坛和博客,要一直关闭到大会结束。

上海外高桥互联网数据中心的一名姓唐的员工说,他们公司接到中国电信附属机构的通知后,在9月3日到14日关闭了服务器。同样,客户被告知说,他们的交互性网站将在大会结束后重新开放。另外一个东南城市,汕头,也在同一时间段关闭了数据中心。

一个中国博客作者在其名为“月光”的英语博客中,以“Chinese Internet censorship goes crazy”为题对一系列关闭网络数据中心的现象进行了报道。

肖先生说,这些措施是有意加重的。

“这是杀鸡儆猴,现在其它互联网数据中心服务商都吓得哆嗦。”他说。

中国信息产业部,中国管理互联网的主要政府部门,以及中国电信,都没有对记者请求就互联网数据中心关闭事件进行评论的要求作出回应。

与此同时,那些被审查过的博客作者说他们的博客已被“和谐”,作为对胡主席建设和谐社会的响应。

一个讽刺性的博客,名叫“秀才”,在9月4日,贴出一个恶搞横幅广告,写道,“祝贺十七大胜利召开,共同构建和谐社会。秀才是个好同志。这个站点暂时关闭评论和论坛功能。”

两周后,秀才还是取下了这个横幅广告。

“中国加大网络监管力度”的10个回复

  1. 唐朝差不多就是这样的穿着,麻烦你们去看看历史,一味的在说,不喜欢不看就是,看了又百般挑剔,别人的不好,自己上啊。说这样那样,有意思吗,有劲吗?

  2. 劳资就只想说这WWE的垃圾剧情组是跟杰里科杠上了吧,别人好歹也是一员老将,曾经的毋庸置疑冠军,回归后两次WM都输,这次还输给那种小角色,敢不敢有一点应有的尊重;然后HHH与BRL那场我只能说呵呵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