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中国龙并不神奇

下面的文章是我翻译印度时报的一篇社论,咱们不是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那就看看对中国并不友好的印度人是怎么看待中国现在的成就及问题的。

原文:Poof The Magic Dragon
翻译:阿呆

中国或许是下一个超级大国,但它的一党制却问题多多。这个月初,当数百万人因中国中部和南部的暴雪之灾困在路上和火车站时,一党制的一些弊端便暴露了出来。

一些省份断电,很多地方饮用水和食物短缺。灾情非常严重,为此,中国总理温家宝作出道歉。国家领导人向公众道歉,在中国是罕见的。上一次是赵紫阳1989年向在天安门广场示威的学生道歉。

暴雪造成的混乱以及政府的回应凸显出中国当前体制的漏洞。令人目眩的经济增长和威权政府有效掩盖了困扰中国当前体系的诸多问题。

阿马蒂亚·森(AMARTYA SEN)曾言之凿凿地指出,重大饥荒不会发生在民主体系之中。他援引印度作为例子,饥荒——例如1943年英属印度的饥荒——随着多党制民主体系的建立而消失。与之相反的是,中国在1958至 1961年间经历了其历史上最严重的饥荒,近三千万人在共产主义旗帜下死去。这个类比还可扩大到天灾人祸常被隐瞒不报的当代中国。

据估计,中国660座城市中,五分之一的城市极度缺水,90%的城市面临水污染的问题。

两年前,两座主要城市——哈尔滨和广州——由于河流被国有工厂泄漏的化学品污染而断水数日。如果中国官员不恪尽职守,类似事故将会重演。经济学家业已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不平等情况日益严重,而且人口问题也日益难以驾驭。中国警方纪录显示,1994至2005年间,社会动荡骚乱事件增加了八倍。

据说,中国在提供硬件基础设施方面仍然领先印度,而且,在许多人类发展的指标方面,诸如卫生医疗和扫除文盲等,中国也遥遥领先于印度。这种现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专制政权能力力排众议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

然而,我们不认为这些成就有多么神奇,也不认为那些成就会让我们首肯专制统治。举个例子,森已经指出,截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喀拉拉邦的预期寿命已经超过中国。喀拉拉邦不同寻常的纪录表明,只要提高识字率并建立健全公民社会,民主社会在人类发展方面可以和专制体系一决雌雄甚至击败专制社会。就这一点而言,不啻是对那些视中国为印度楷模的人以当头棒喝。

“神奇的中国龙并不神奇”的11个回复

  1. 但是这样的文章,总让人有份欢喜有分忧。呵呵
    另外,莎莎年前就70了,现在阳阳有时间也会去玩一下,还有战士,两个他都玩。
    这样就快多了

  2. 文章角度在国内看来很新颖啊,老杨翻译的也很错。就如一楼的仁兄说的,这样的文章老杨也敢上,弓虽!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