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悲痛为愤懑 家长怒指官员

今天看到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后,我将其翻译了出来,聊表对遇难孩子的同情和对那些家长的支持。
原文:Parents’ Grief Turns to Rage at Chinese Officials
作者:ANDREW JACOBS
翻译:阿呆

蒋国华跪求家长放弃上访无果

发自都江堰——四川地震将许多孩子掩埋在教室中的废墟之中,那些失去了孩子们的父母,将哀悼仪式变成了抗议和声讨的会场,迫使官员关注起因公立学校的劣质建筑而日渐增长的政治反响。

据估计,大约有1万名儿童丧生于此次地震中。这些孩子的家长,一反平日面对政府官员时的小心谨慎,为倒塌的学校而变得愤怒万分。一些穷人孩子所在的学校在地震中化为废墟,而不远处的政府机构和许多精英学校却在5.12地震中幸存下来,许多家长说当他们得知这一情形时感到更加沮丧。

星期二,在都江堰聚源中学举行的纪念遇难孩子的一次非正式家长聚会,最终演变为愤怒的声讨会。一位与会的父亲,名叫刘立福(音),是石矿厂工人,抓过麦克分,开始呼唤正义。他的女儿叫刘丽,15岁,和当时还在上生物课的同学一起在地震中丧生。

“我们要求政府严惩那些和教学楼垮塌相关的凶手”,他高呼,“请在请愿书上签名,以便我们能找到真相。”

人群变得越来越激动。有些家长说,当地政府在几年之前就知道这所学校不安全,但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有些人回忆说,地震后两个小时,救援人员就发现了聚源中学的情况,即便在当时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救援人员却在地震当晚10点停止了工作,直到第二天早晨9点才恢复搜救。

尽管没有官方统计的伤亡名单,家长们说,这所学校900名学生中只有13名孩子生还。罗管敏(音),一位怀中小心地抱着16岁女儿罗丹照片的农民,说道:“对学校教学楼质量有责任的人,应该被带到这儿枪毙。”

从上周末开始,四川南部的几个城镇出现了抗议者和官员之间的尖锐对抗。绵竹市福信第二小学遇难孩子的数百名家长,在星期天上演了一场事先并无准备的示威活动。一名官员试图向人们保证他们的投诉会认真处理,家长们围住了这名官员,朝着她大喊大叫,直到她晕倒在地。

第二天,绵竹市委领导走出办公室,同家长们谈话,试图阻止这些家长们向成都行进。成都是四川的首府,家长们认为他们可以在那儿得到上级政府对调查的支持。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双膝下跪,请求人们放弃上访,但家长们却朝他的脸上怒吼,接着继续上路。

后来,当人群逐渐汇聚成几百人时,有些家长同警察发生冲突,几人流血,几人因激动而颤抖。

示威者威胁要破坏政府意图树立的宣传形象,诸如政府对地震的快速反应、对15万解放军在灾区英勇救援行动的强调等等。内容审查人员通过国家控制的媒体阻止了对争议学校的详细报道,但是,那张蒋先生跪对示威者的图片,轰动了一些网络论坛,将全国的注意力再次带回到这一事件。

《财经》,作为中国最大胆的杂志之一,在最近一期的社论文章中呼吁政府部署对学校问题建筑的调查。新华社,作为官方通讯社,也发表评论文章说政府应该快速作出反应。

北京当局开始认识到这一事件的微妙之处。星期一,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承诺重新评估位于地震区域中的校舍,并补充说,那些在学校建设过程中偷工减料行为的负责人将会“严肃处理”。

四川当地的官员,也在外部压力下有所表示。

在北川,官员宣布对当地一所在地震中夺走1300名孩子生命的中学进行调查。

星期二,通过接受记者的电话访问,成都两名省上的官员誓言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然而他们认为,全面调查暂时应该让位于对幸存者的救助。

“我们还没有对学校建筑的质量问题展开正式调查,但将来肯定会的,当我们完成对灾民的安置工作之后。” 四川省建设厅官员田丽雅(音)这样说到。

从事态爆发到现在这几天的观察来看,任何推诿都是对愤怒的家长们火上浇油。星期六,在同共产党官员面对面的接触中,家长们将绵竹市委副书记围在中央,称她为骗子,因为在副书记关于福信第二小学的灾情报告中,没有提及已经死亡的127名学生。

“为什么你不对我们做些好事?” 人们大声说道,“为什么要骗我们?”在接下来的20分钟,家长们一直都围着她大声喊叫,直到后来市委副书记被一名副手带出人群。

接下来的几天,这些家长将怒火转向了蒋先生。当蒋书记的答复不能满足家长们的要求时,他们开始向成都行进。蒋先生几次给人们下跪并请求他们停下脚步。“请相信绵竹党委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他说。人们继续前行。

三个小时后,警察试图干预。在随后的冲突中,遇难孩子照片的碎玻璃致使几位家长流血。经过一番紧张的对峙,示威者同意坐上去德阳的大巴。在德阳,他们遇到了德阳副市长,这位副市长承诺第二天就展开调查。

“我希望你们能从悲痛中走出来,” 德阳常务副市长张金明在送离家长们时说,“政府将成立调查组并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聚源中学遇难孩子的家长说他们还没有听到都江堰政府的消息。一些家长说,学校的老师说家长将得到一笔可观的抚恤金——大概每位孩子4500美元,数倍于当地平均年收入——如果他们能停止日益引人注目的公共运动。

“我们不想要他们的钱,我们只是希望这种腐败行为得到惩处。”罗女生说,她是位农民,其他人点头表示赞许。许多家长表示,他们感到受了侮辱,因为地震后,不管是学校还是政府,都没有派人对他们表示慰问。

在都江堰的这次周二的聚会上,官方的唯一出场,是两辆满载消毒粉的卡车,在仪式开始时出现。当父母们点上蜡烛和香火时,一名工作人员开始对着废墟喷洒消毒药水,一股刺鼻的味道顿时飘散到人群之中。接着,也许是感觉到了人群中的不满,这位工作人员也离开了。

按照孩子所在的班级,家长们组织了起来,当他们排好队列后,开始互相倾诉各自的伤痛。“当他们将我的孩子救出时,他不停地要水喝,但他还是死了”,王朝平(音)说,手里拿着张护照般大小的16岁儿子王庭海(音)的照片。王朝平说,“他不是最好的学生,可喜欢体育。”

有些父母怀抱着孩子的照片和各种翻旧了的奖状,将它们放在孩子们丧生的废墟之上。男人们点燃鞭炮驱散邪灵,将纸钱揉在废墟中静静燃烧。

之后,扩音器开始播放哀乐,几乎与此同时,100多名失去了子女的母亲们放声痛哭,哭泣声淹没了哀乐。因为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这些母亲只有一个孩子。丈夫们也在默默地抽泣,现场一片无法抑制的悲痛之情。

“我们这么辛苦得抚养你,你却突然离开我我们,”一位妇女一边哭诉,一边用她的拳头击打聚源中学的废墟,“你走了,我们以后怎么办啊?”

在聚源中学上学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大都为当地的农民和附近的工人,这些父母现在没有了家园和工作,同时,也没有了孩子。

许多人,和43岁的李平(音)一样,他们平时节衣缩食,以应对一日三餐和房费。

“我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唯一的孩子身上,”李先生说,他因为慢性肝病已不能工作。“他们曾经答应在我们老的时候支持我们。”他情绪好了一点,但接着停下来说,“我们不是向政府要钱,我们只是希望他们告诉我们为什么孩子死了。”

相关阅读:
家长为地震遇难学生上访 绵竹书记下跪挽留(图)
德阳市常务副市长张金明直面遇难学生家长
教育部发言人分析灾区校舍倒塌原因
震区校舍坍塌引发强烈反响

“化悲痛为愤懑 家长怒指官员”的9个回复

  1. 不知道这位市委书记为何如此不安,或是什么原因不让群众上访。不过我敢肯定这家伙市委书记的官做不长了。

  2. 我国有规定,如果领导的治下发生群体性政治事件(比如上访、示威等),领导的乌纱就会不保。我卑劣地认为,这就是市委书记不让遇难学生家长上访的主要原因。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