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我也成了父亲

事非亲躬总觉浅。以前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这是人们对自身经验的夸张。自认为有些事情,并不见得没有经历过就没有感悟。但是,当你投入某个角色时,情感会挟持于理智之上,就会产生“领悟”的错觉,或者不是错觉,根本就是领悟。“悟”,有些禅意,这个上天的恩赐,有时让人充满欢悦,悄然改变内心世界的版图。事非亲躬总觉浅,应该说的就是角色体验带来的全新感受吧。

周一早晨7点多,我仍在前晚熬夜看球赛的疲惫之中,对老婆叫我起床的声音充耳不闻,甚至有些恼怒。她见我没有反应,带着哭腔说,快起来去医院。我顿时清醒过来,跳下床去。(从此四五天时间,我就没在床上睡过觉)。

前几天还在抱怨预产期不准,笑话说,估计孩子喜欢妈妈的肚子,不愿出来,没想到,在这个没有心理准备的清晨,孩子要出生了。慌忙之中,大家收拾东西,簇拥着老婆大人,直奔医院。

医生检查完,安排好床位,大概看到我们过于焦虑,对老婆说慢慢疼吧,什么时候阵痛不止时,就可进产房。
听医生这一说,我心里不再紧张,给大家提饭去了。

吃过后,丈母娘看到老婆阵痛频频,叫我喊来医生,医生带老婆进了产房,真的快要生了。我的心又有点紧张,虽然我故若镇静地和亲朋们说着话,但心里一直在寻思生产会不会很困难,毕竟老婆也是高龄产妇,还在担心孩子是否健康,还有我的那个梦会不会灵验。在几个星期前,我梦见老婆生了儿子,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傻乐了好久。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护士出来了,要孩子的衣服和被子,我小跑回病房,琢磨着怎么这么快就生了?护士看了看我拿回去的衣服,责备道,你们怎么没有拿线衣线裤。婶婶赶快让我回家去取。临走前,我问,生了吗?护士一笑进了产房。

从家里取回衣服赶往医院的路上,叔叔打过来电话,说孩子已经生了,我略有点遗憾,因为没能在现场听见孩子的第一声啼哭。我又问,男孩女孩,叔叔说,不知道。我心里想,大概是个女孩,叔叔怕我失望,不肯告诉我而已。

到了医院,结果发现大家还都在产房外面等候,叔叔解释说刚才他听见有小孩哭,就以为生了。我又开始回到之前的状态,开始担心起来。小妹说,看看你紧张不,过来摸我的心跳,正常。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非常清脆响亮的啼哭,穿透了产房和走廊的两道门,重重地冲击到我的心房,我顿时心跳加速,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的孩子的声音。

开始时还在怀疑是否又听错了,可当越来越多的哭声传来时,大家都露出了笑容。不一会儿,护士出来了,宣布是个男孩,七斤一两。然后把孩子交给了我。

我小心翼翼地从护士手里接过孩子,低下头,仔细看着,这时的他,眼睛还没有完全睁开,只有一只眼睛有个小缝。慢慢地,孩子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我。我不由自主地笑了,但感觉视线有些模糊,因为眼镜片上有了雾气,眼眶好潮湿啊。

呵呵,从此,我也成了父亲。

“从此我也成了父亲”的7个回复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