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后的一段时间,或许是宣传部门的领导还没有想好对策,我国新闻媒体的表现着实让人欣慰,以至于让人产生前所未有的进步幻觉。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灾情越来越重,可媒体被迫或者自愿减少对灾民的关注,转而将舆论的焦点转向救援人员的英勇和领导干部的光辉形象。

甚至,加紧了对之前公开发表的新闻的审查,以挽回受损的政府形象(见上图)。可这些建立在遇难者的不幸、罹难者家属的悲痛以及善良者同情心之上的生硬低劣媒体控制手段,却只能书写“尾大不掉”和“本性难移”。

没有公民意识的启蒙,人们只能在镜头前高呼万岁,没有独立活跃的新闻媒体,镜头只能对准高呼万岁的人们。

而这一切,皆因垄断而起。对教育的垄断,使我们在一摇即倒的教室中喝着迷魂汤而不自知;对媒体的垄断,使我们坐井观天并夜郎自大。

令人不安的是,对各种权利的垄断似乎并无削弱之势,反而自我完善,有愈演愈烈的迹象。

幸亏我们是一群任劳任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