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22日,好友王鹏请客,席间,告诉我,他的那篇关于贫困女生无法上学而跳崖的稿子发了,好多热心人和他联系要求资助西部贫困学生,其中有位是刚刚参加工作一年的女大学生。

晚上,回到宿舍,舍友付永说,新华网甘肃频道转载了王鹏的稿子。

上网查看,果真如是,但转载时只提到出处为南方都市报,而没有提及作者。想到新华网为我党喉舌,高高在上,文章能被新华网转载,应感恩戴德才对。

冲浪到搜狐,在当天的媒体地图上,看到该文以《贫困女生抓到不念书纸团 绝望跳下百丈悬崖》为题被转载,网友跟贴九百多条,在国内新闻排名第二(可惜当时没有将网页抓下来)。我很高兴得给王鹏打了电话,电话那头传过来分享的喜悦。

第二天,事情发生了小小变化。

搜狐的媒体地图上,这条新闻从排行榜消失了,尽管原文还挂在网上,没有了网页上的引导,人们要看到这条新闻已经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它湮没在信息的海洋中。

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怪搜狐的编辑,作为商业媒体,能转载该文已难能可贵。

但究竟消失的是什么?

最后以搜狐网友对这条新闻的评论结尾吧。同时向该网友和那位刚刚工作的女大学生表示我的感谢!